点击关闭

数据P2P-截至7月底网贷剩余在营业平台738家-天骄新闻网

  • 时间:

艾滋病毒耐药性激增

有分析人士認為,目前造成網貸風波的原因很多,其中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借款人的惡意逃廢債的『老賴』行為,監管也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相信逃廢債問題會得到逐步解決,行業也將迎來曙光。

「未來多平台連續暴雷概率較小,目前不少平台是自認備案無望,選擇主動退出,也有部分平台是在地區監管部門的引導下退出,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暴雷事件集中爆發的風險。」網貸之家研究員劉美茹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深商大數據課題組負責人胡爾義對記者表示,「網貸行業偏離信息中介定位,又匱乏信用中介品質、能力和監管,導致發展模式不可持續,也是雷潮不斷的根源。」他同時表示,「網貸平台良性退出,絕非易事。只有誠信、透明、風控能力強的網貸平台才具有良性退出的可能。」

從地區看,7月份全國P2P網貸平台總成交額前三名,分別是北京市161.39億元、浙江省128.10億元、廣東省72.06億元。記者注意到,據統計,上述三省市P2P網貸平台成交額合計361.54億元,超過了全國總數的75%。

記者發現,雖然還有不少省市未公示清退名單,但在引導轄內機構退出的工作進展明顯,除了部分網貸平台被立案偵查之外,大多網貸平台則是在各省市的監管指導下平穩退出。

數據顯示,前述738家平台,再加上當月有交易但已退出的26家平台的話,有118家平台成交額在100萬元以內,佔比15.45%;295家平台成交額在100萬至1000萬元之間,佔比38.61%;265家平台成交額在1000萬至1億之間,佔比34.69%;86家平台成交額超過1億元,佔比11.25%。

7月30日,據山西省互聯網金融協會(下稱「山西互金協會」)微信官方公號披露,晉銀保監局已下發《關於清退未納入實時數據監測的網貸平台的通知》【(2019)48號】(下稱「晉『48號文』」)。

隨着,網貸平台的持續清退,後續可能帶來的催收問題,監管層也給出了相應的措施。

平台數量最高已縮水90%7月份,中國互金整治領導小組和網貸整治領導小組聯合召開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座談會,明確了監管下一步要將穩妥有序化解存量風險、多措並舉支持和推動機構良性退出或平穩轉型的工作重點,並再次強調網貸機構信息中介的定位。

同時,據《證券日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8省市相繼公布了網貸平台清退名單。

據第一網貸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網貸剩餘在營業平台738家,僅7月份就有92家網貸平台停發新標。

另一組數據則是,高峰時期網貸平台曾有7705家,截至目前剩餘在營業平台738家,也就是說,如今網貸平台數量已縮水90%以上。

網貸平台清退持續進行中同時記者注意到,進入7月份后,各省市對網貸平台清退工作及懲治「老賴」動作已提速。

網貸天眼研究院負責人對記者坦言,「未來一段時間內,網貸的主旋律都將是備案試點的推進與風險出清。」

根據晉「48號文」,山西互金協會要求全省P2P網貸機構在7月31日前按時完成實時數據接入工作,到期未完成系統接入的網貸機構應穩妥有序退出市場。此外,對於已接入者但數據質量較差、導致無法有效進行風險監測的網貸機構,同樣將予以清退處理。

7月30日,深圳市互聯網金融協會則發佈第一批失信92人公示名單,其中絕大多數人處於失聯狀態。

8月1日,據深圳市錢誠互聯網金融研究院(第一網貸)剛剛發佈的《2019年7月份全國P2P網貸行業快報》顯示,截至7月底,在營業平台為738家,而網貸平台數量在高峰時期曾有7705家,也就是說,如今網貸平台數量已縮水90%以上。

記者發現,7月份深圳市對懲治逃廢債「老賴」等失信人也加大了懲處力度。

同時,第一網貸報告顯示,截至7月底,在營業平台為738家,從2018年11月份網貸進入退出期來,共863家平台停發新標。也就是說,從去年11月份截至7月底,9個月中已有863家平台停發新標。

目前,網貸平台正在持續平穩出清。

而7月22日,雲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則發佈公告稱,按照國家關於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的要求,對納入範圍的P2P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和民間融資登記服務機構開展了風險整治工作,發佈第四批7家擬退出市場的機構名單。

7月5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出《關於加強深圳市網貸行業嚴重失信行為聯合懲戒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對嚴重失信網貸借款人加強聯合懲戒。

今日关键词:张翰焦俊艳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