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机会项目-从LP的投资策略和选择GP的方法上-江西新闻广播

  • 时间:

2019 Chinajoy

第二、中國的私募股權投資體系,包括PE/VC,是舶來品,80年代、90年代開始逐漸展開。相比GP, 實際上中國機構化LP更年輕。我們一方面希望GP未來更成熟更專業化,但同時LP也要需要提升專業化的能力。LP的專業化,首先應該知道LP要做的事是什麼,LP提供「彈藥」,可能需要在LPAC層面參与一些基金的重大事項和決策,該參与的參与,但不要管太多太死。這也是LP專業化的一點, GP雖然一方面歡迎各方LP投,但同時也擔心這個LP的想法、做法會不會跟別的不一樣,或者會不會影響項目的走向。LP的專業化程度也需要不斷提高和完善的過程。

當然,對於GP的要求更高,確實對行業的認知深度和真正對被投企業投后服務,包括退出的要求更高。這點我們在選擇時也會更加嚴格一點。

孫威威:補充一個小的觀察,市場有高有低,有夏天有冬天,冬天未必不是一個好事,淘汰弱者、馬太效應,如果有真功夫,對於領先的基金來說反而是機會。

一GP和LP的微妙關係丁大立:剛剛主持人談到GP和LP之間的關係是既相互依賴又相互博弈的微妙關係。我想聽聽各位的看法,不管從GP角度出發還是LP角度出發,看看怎麼樣能夠處理好這樣的關係,在相互選擇時都有些什麼條件,合作之後的關係怎麼樣處理?

下午的圓桌議題 「GPLP巔峰對話」上,熠美投資合伙人丁大立、宜信財富私募股權母基金合伙人丁岩松,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王俊峰,松禾資本合伙人袁宏偉,創東方投資合伙人謝玉娟,中金資本執行總經理、中金啟元聯席CFO孫威威,就圓桌議題「GPLP巔峰對話」展開精彩圓桌討論。

以下為圓桌討論實錄,經投資家網整理:

今天早上我們上市敲鐘的一家公司,至少有四家LP跟投。三年內獲利3-4倍。我相信每一個LP都很開心。在這樣的背景下,再談兄弟下一期請你支持我。我相信他一般不會拒絕。至少不會當面拒絕。

王俊峰:剛好上周和一個市場上非常主流的財務顧問開會,反饋的情況確實讓我比較震驚!今年上半年結案的項目全部是去年啟動的項,今年上半年開的項目,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關閉。資金供給比較緊,投資者心態偏保守。從市場表現來看分化明顯,一些有收入、有利潤,符合科創板上市要求的項目上一票難求。往往在B輪、C輪,不上不下的項目,恰恰是最難的。

同時,科創板的開板對我們早期的這些機構退出確實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因為不管怎麼說這個市場還是要靠有個這樣的合適、長期的退出渠道來去給我們整個VC行業實現最初的預想。

謝玉娟:創東方,面向未來的定位是科技類的投資機構,我本身也是負責智能類技術與應用方向的早期投資。我認為中國的股權投資還是年輕的行業,在科技類方向的投資也還屬於早期階段,科創板推出后眾多的金融機構才開始對科技類投資的打法做系統性的思考,可以說科技類投資的GP與LP還是一對年輕的夫妻。從資本市場的環節分工來說,VC作為從事一級市場股權投資的直投機構,主要還是起到鏈接產業和資本的角色。VC的業績就來源於所投產業項目的成長。因此要處理好GP、LP的關係,還是要從產業成長的角度來出發,相互認同,價值觀趨同;相互尊重,大家都有不同的訴求和想法很合理,多溝通;共同成長,企業效益來源於企業的成長性,而機構效益的來源包括機構與LP關係的長期緊密合作,也同樣來源於機構或者投資人的成長性;彼此成就,基於共同成長衍生的長期的合作關係,自然會有很多機會進行多次合作,相互促進。

回到第一個點,GP必須要知道LP的核心關注點是什麼,其次把自己創造價值的邏輯說清楚。以前某些創造價值的邏輯,我們的判斷是將來可能已經不適用了。那麼現在到底怎麼創造價值?怎麼深耕這個產業鏈,怎麼有自己不同的投資策略,怎麼在專註的賽道中能夠把價值創造出來?我覺得這些理論和實踐也是需要總結和歸納的,需要在LP面前展示出來。

二LP的投資策略和選擇GP方法的調整和改變

在今年去年我們投的新的團隊、新的基金可能比以往更多。從某種角度來說判斷GP的要點,早期的GP被投企業後續募資的能力特別彰顯出來,很容易募資的都能夠募到資,同一個賽道兩家公司能否儘快融到下一輪能夠活下來非常關鍵,這時可以看出來,否則LP想看一看也沒有機會衡量。

熠美投資合伙人丁大立丁大立:非常感謝投資家給大家機會跟在場所有的GP和LP們一起交流。下面請我們這個環節的參与者自己介紹一下自己的基金和個人。

中金資本執行總經理、中金啟元聯席CFO孫威威

第一是透明。LP最怕的是GP是一個黑箱,什麼都看不到,想了解什麼也了解不清楚。做到透明化,是大家合作的前提。不能等到LP來要才去跟他說。作為GP,應該更主動地和LP溝通。除了每季度的書面溝通,線下面對面的交流也是很重要的。從去年開始,我們主動和一些重要的LP每個季度見一次面,也許每次就一小時,快速過一下項目情況,大家心裏會安定很多。

孫威威:大家好我是來自中金資本的孫威威,中金資本發展比較快,目前母基金業務在管規模超過千億,加上中金資本管理的直投基金,在管資金規模超3000億。中金資本既是LP,作為FOF基金的管理人投資于子基金,同時又是GP,關於今天討論的市場對於GP的衝擊以及LP怎麼幫助GP走過難關這些問題,我們也非常有感觸。今天非常高興有機會參加這個活動,跟行業專家進行交流。

丁大立:感謝各位的介紹,我來自熠美投資的丁大立,熠美投資在中國市場有十幾年歷史,早期是從國外來的美元母基金,中國團隊獨立出來后,從2011年開始增加了人民幣業務,現在是人民幣和美金母基金都投,同時逐步增加跟投比例,30%、40%的資金是跟投在直投項目中。希望跟大家在下面多交流。

早期投資的估值應該說合理性會更高一些,反而IPO這一輪由於大量的資金湧入,非股權、明股實債的資金湧入把pre-IPO價格推高到一個相對來說泡沫風險更大的估值階段。這也是我跟二級市場投資人在交流時他們所擔心的。他們說,你們一級市場並不缺錢,比較起來私募股權這一塊一級市場的股權投資13萬億,但是陽光私募這一塊只有四五萬億。

也就是說,一級市場的金額比二級市場接盤的資金金額還要大,必然出現的是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之間的倒掛。所以,實際上我們在股權這一塊,真正做到支持實體經濟,用合理的估值投資到早期創新實體的金額還是太少了,這需要GP和LP攜手領域中去多做工作的,把道理講給有投資能力的投資人去聽,讓他們真正的合理的投資到股權領域。這是GP、LP共同做的一件事情,謝謝!

這是我理解的比較健康的LP和GP之間的關係。

未來希望能夠成為中國的納斯達克,真正引導高科技企業發展。這個過程中對VC來講更大的強調科創先行。

科技型企業從初創到成熟的過程,需要整合的要素非常多,需要學術的、產業的、技術的、政府的、以及資本市場的。對於科技型方向投資的基金產品設計來說,從LP結構上看,我個人認為也是像創業企業在融資的股東結構一樣考慮,它從基金產品結構上也是有不同屬性的,更多契合有利於基金投資方向的LP搭配,才能更有保障地實現基金的良好收益,繼而也能更好地滿足不同訴求的LP搭配。細分方向的直投基金規模和效益到一定階段後會有遞減效應,它怎麼跟長期合作的或者已建立長期合作的LP之間去做資源的匹配和生態的共建,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不同方向不同類型的基金,需要進行產品策略設計上的考量,不同基金的LP可能不一樣。對於機構本身,自己的基金產品組合需要更多從資源體系建設、流動性、基金穩定性角度綜合考量。

所謂「中國心、世界眼」,是基於對產業鏈未來趨勢的動態變化和產業鏈格局理解,思考中國從產業鏈不同環節上推進整個產業鏈自主可控的思路,整合全球的技術資源去提升產業效率,促成產業技術升級角度分析產業鏈上投資的機會和私募股權機構參与的環節。

最後,在募資難的大環境下,GP要跟LP說清楚自己的募資策略,以前不認為募資是一個問題的時候,大家可能不太看這個問題,但是當募資出現困難的時候,GP的募資策略就會比較關鍵。我們也通過分析發現,LP構成會影響到GP的投資風格。我們數據顯示有些基金的打法和策略跟LP構成有很大關係的。從這個角度上講,GP也要把整個募資策略跟LP講清楚。

王俊峰:看了這個題目有些詫異。因為在我看來,GP跟LP首先是搭檔,搭檔之間有分歧、爭議是正常的,但更重要的是要在一起!大家要長期的在一起,與其說是相愛相殺,我更願意看到相濡以沫。君聯這麼多年,LP隊伍一直是比較穩定和持續,我們特別希望看到LP們能夠持續地、多輪次地投資我們基金。要做到這一點,有幾個關鍵因素:

丁大立:謝謝各位嘉賓,說得都很不錯。

非常感謝各位嘉賓的分享!

本次峰會以「資本破局」為主題,深度剖析股權投資全新業態,並廣邀各地政府領導、500+投資同行、500+FOFS、財富管理機構、上市公司以及1000餘位商界精英齊聚一堂,圍繞GP與LP當下最關注的熱點話題進行了深度交流與探討。

丁岩松:從投資策略來說,這幾年做了一些的調整。例如以前我們是比較喜歡稍微綜合性的、賽道寬一點的GP,這些GP往往有非常好的歷史,通過歸因分析可以算出來,他們靠什麼來賺錢,這樣比較有信心判斷哪些GP具有可複製的投資能力。當我們進入到目前投資的深水區的時候,賽道開始變的窄一些了,我們開始更專註產業落地、專註硬科技。這時在對GP的選擇上可能也會相應的做出調整。比如,現在更加喜歡一些稍微細分一點,的確比較專註的GP,他們最好結合了金融背景、投資背景,以前的產業背景,甚至有些創過業,在產業裏面打通過供應鏈。這些具備綜合能力,小而美的GP,我們其實挺關注的。

袁宏偉:我在松禾資本剛好是管這個板塊的,我的理解是GP、LP是屬於同一個行業,但各自有各自的分工。從GP角度,更接近產業端(項目端),我們的職責是專註於我們的投資業務,最終給LP創造出合適的、適合我們的承諾,適合LP預期的投資回報。從LP的角度說,他們更接近客戶端(投資端),會更理解投資人的訴求。

于立峰:在我看來,GP、LP之間的關係是老問題。任何人都愛看熱鬧,只要有甲方乙方,只要有A、B方,就希望這兩方要搏殺,零和遊戲。

另外,從LP的角度,我們覺得2013-2015年這批基金也到了投資的後期,有的到了退出期的中間了。LP很關注DPI,GP做好投后幫助企業退出,通過併購、通過交易進行退出,這可能會是GP面對的一個挑戰,這也是一個機會。如果退的好的話,LP還是非常願意出資支持的,能把真金白銀擺在面前的基金和GP大家都會追捧的。

我相信在未來的十年內順着產業鏈做布局卡位是大有可為的。一方面聚焦卡位上游在芯片、傳感器、算法等方向有單點或局部技術角度有優勢的技術型公司,另一方面布局在應用場景有整合資源能力和基礎技術能力,同時促進和技術型公司結盟,梳理產業鏈的發展思路,這樣才可能在未來中國十年或者二十年科技發展應用大浪潮當中處於一個比較好的有敏感性的位置,才能真正有能力實現基金的良好收益,實現GP跟LP之間的共同訴求。

作為母基金核心的價值之一就是發掘黑馬、和那些小而美的基金。但現在黑馬跟以前的黑馬不太一樣。幾年前的黑馬可能是大型的頭部大機構出來的厚積薄髮型的核心人物,而現在黑馬的數量更多,從註冊備案的基金管理人的數量上可以看這一點。我們現在也有一定的焦慮感,不想錯過好的黑馬,但也怕投到不如人意的黑馬。所以從黑馬策略角度,我們審核的標準更高了,希望投資團隊能有比較綜合的產業布局落地的能力。我個人感覺這跟前幾年還是有一些的區別。

GP、LP的關係,過去我們喜歡用夫妻關係說,但我覺得首先是利益共同體,只是我們掙錢的方式、路徑不同,LP拿錢給GP,GP替LP打工掙錢,我們首先是利益共同體。在利益共同體基礎上,其他問題都好辦。信任是基礎,LP選GP過程中,甚至GP拿LP錢時,雙方有很專業的很長時間的盡調過程。另外是專業,包括信息披露的公開透明程度、責任感、看項目的專業程度等等,這是基本的。在此之後,尤其是要出現經濟下滑或者DPI下降或者宏觀經濟等等各方面因素,尤其是現在投融資經濟形勢,大家情緒都不對時,這時候信任和專業就顯得尤其重要。現在來提GP、LP的關係,我認為始終還是不能突破信任和專業這兩個前提條件,因為目的是一樣的,都是為了把錢掙回來。

整理 | 劉福娟2019年7月25日-26日,由投資家網主辦,中國科技金融促進會風險投資專業委員會、深圳市創業投資同業公會、深港投資促進中心、金麥粒聯合主辦,深圳市企業戰略併購促進會、看財經、財經銳眼、併購菁英匯協辦,國合·耶魯全球領導力培養計劃學術支持,喔圖雲攝影提供視頻直播的「投資家網·2019中國基金合伙人(GPLP)峰會」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舉行。

丁岩松:我記得有人把這種關係形容成夫妻間的關係,那夫妻間怎麼才能把關係處好呢?我想關鍵還是要充分和有效的溝通。GP、LP之間的溝通是很關鍵的。溝通包括很多維度,很關鍵的點是要把大家的訴求和能力邊界溝通清楚。不同的LP是不一樣,每一類LP背後的資金屬性不一樣,所以關注的點也不一樣,那麼對GP而言必須要了解LP的痛點和他們的需求;LP也要充分了解GP的特點和能力邊界。

我個人感覺如果把這三方面都做到的話,GP的募資可能也沒有這麼難了。

大家別急,錢還是有的,只要優秀的GP,花時間長一點都可以募到資本。像在座的LP都非常願意跟大家交流和溝通一起來把市場做好。

以上是我說的三個觀點,謝謝大家!

第一,中國的VC行業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中國的VC行業和美國相比,相當於美國七八十年代的水平,現在是2.4萬家的GP,相當於美國的7倍到8倍的投資機構。2.4萬多家的投資機構管理總的資金量大概13萬億,13萬億的水平相當於美國現代VC機構管理的1/8。總的GP機構相比美國是7到8倍之間,資本總量是1/7到1/8。中國私募股權行業處在百舸爭流,資本總量管理不夠。這對GP也好,LP也好,是一個巨大的市場挑戰。在這種挑戰當中,把它定義為「百舸爭流,奮進者先」。2萬多家機構13萬億,這是第一個基本面。

從我們的角度,我們希望在合作前把事情說清楚一點,觀點表達充分一點,這樣雙方有一個比較清晰的相互認知。這樣進入蜜月期之後,有可能擁有一個長期穩定的關係發展。我們不太喜歡一開始大家說得很含糊,覺得很多事情可以以後談,到後來發現以後談起來困難和難度更大。所以說維護GPLP關係的核心,我個人感覺還是要溝通,GP和LP要持續長期的溝通。

在寒冬裏面雖然冷,但是有別樣風景,做LP來說有機會選擇出更好的GP,這是我們的感觸。

孫威威:第一、GP、LP的關係蠻簡單直接的,就是要為自己機構的投資人賺錢,創造回報。利益是高度一致的,我們覺得GP、LP更像戰友,就是兵種不同,可能GP是狙擊手,LP是後面送子彈的。雙方協作的關鍵在於把底線規則劃清楚,按規則往前走,在這個框架範圍內,大家充分按商業規則辦事就好,包括中間怎麼溝通互動,對對方應該有什麼訴求。

對GP來說,最核心的,不管是哪一個方向的訴求,最終都要反映到投資回報上。對我們來說,我們的責任就是把投資做好。同時,在這個過程中,相信大家對股權投資,尤其是早期股權投資,可能也要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你的周期會比較長一些,會遇到各種各樣不同的外部環境。這些都會對我們GP的管理提出不同的挑戰。我們在這時候怎麼做,不是簡單的拍胸脯說一定在退出期給你做到多少回報。我們會誠實的按照約定,把我們現在遇到的問題,現在基金的運作狀況、策略,對不同形式的應對方式,用公開的方式去和PL保持相對來說比較均衡的信息上的對稱。誠實的面對我們的問題。這是我們在投資過程中應有的態度,最終會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把基金做到最好,做到投資人滿意的回報。

創東方從2017年開始在投資布局上更注重布局一些在相關產業鏈技術型公司裏面有非常強的單點技術以及系統工程能力的公司,而這種公司的業務形態是更接近於實際的商業場景落地,更接近於客戶市場,本身有單點的技術優勢和整體商業優勢,所以可以整合其他的技術提供商來推進技術在具體場景的落地。

謝玉娟:我從投資的角度來講一講想法。為什麼實體經濟在世界範圍內低迷?來源是由於生產效率的提升,在過去十幾年間到達了一個瓶頸。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信息技術、智能技術方向的應用無疑是未來十年長期的機會。去年開始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是產業鏈上的國家位置和話語權的爭奪,中美科技樹將分叉,這對於中國科技類的投資反而是正當時的機會。但一說到科技類投資很多投資人共同的感觸是風險很高,因為投資邏輯並不像投移動互聯網項目的邏輯,可以篩出來一批項目。技術型投資很多情況面臨的是0和1的關係,如果投的階段早,很多項目在沒有達到大規模應用的節點前會活的很掙扎。我個人認為投技術類的早期項目,非常重要的是從產業鏈角度分析,把握兩個要點:一個是中國心,一個是世界眼。

孫威威:其實融資挺難的,從今年接觸到GP團隊大家還是蠻焦慮的,多的建議談不上,個人的想法還是滿懷希望做這個事,雖然時間軸長一些,但只要有好的投資策略,投資團隊確實有自己的金剛鑽,GP總是會有機會的。有可能融資花的時間長一點,只要看好中國經濟的未來、看好經濟轉型中的機會,剛才講到的科技、產業升級中布局不夠的行業,我覺得GP的機會還是蠻大的。

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呢?我覺得有很多政策的不到位和不對稱反而在這種形勢下阻礙了整個社會被實體經濟由間接融資向直接融資的轉化,這些通過各種各樣的數據。在座的各位都知道,國內的企業都是靠間接融資為主,主要以貸款方式或者債的方式,真正投入到實體經濟,以股權的形式參与支持實體經濟的資金來源非常有限。

不同身份的投資人,對GP的要求是不一樣的。比如以國有資本為核心的LP,可能會有產業上的訴求,對地方經濟拉動上的訴求等等。個人投資人可能對投資回報的倍數等等會更敏感,不同的基金,早期、成長期或者中後期的投資人,它對投資周期也會有不同的訴求。

我稍微總結一下,談到GP、LP的關係,首先是專業,這個行業還比較年輕,整體上LP的專業度,普遍來說可能還不如GP專業度強。因為LP一方面是比GP產生得更晚,組成前的來源也比較有中國特色,跟傳統的金融屬性、投資屬性來源不太一樣,對LP要求也更高,有些專業性的點很重要。從關係建立的手段來說,溝通是關鍵,怎麼樣有更好的透明度,把事情說清楚,怎麼樣能夠進行非常有效的深入的進行溝通。

從投資的角度來看產業,從產業的角度反過來想投資需要做什麼,這是我們一直在探索、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宜信財富私募股權母基金合伙人丁岩松

三資本寒冬下,GP的籌資、募資之道

丁大立:接下來進入下一個主題,從去年開始不管是投資還是募資,都有斷崖式的下降,特別是人民幣上。請各位跟大家分享一下,從LP的投資策略和選擇GP的方法上,有哪些調整和改變,GP有沒有根據市場的不同情況在投資、募資上做一些調整?LP的要求如果有改變會不會隨着這上面的改變而改變自己的投資策略、募資策略或者退出策略?

丁岩松:結合孫總剛才說的一點,現在某種意義上講,當大家面對LP募資時,在展示業績的過程中,首先要知道LP最關注什麼。如果DPI是很多LP非常關注的指標,那麼大家需要在這個指標上做一些文章或者做一些展示。

袁宏偉:我很贊同於總的觀點,作為一家在創投市場上已經有二十年歷史的機構,我們確實感同身受。今年的形勢確實變化非常大,宏觀上的變數直接影響着投資決策,這裏面喜憂參半、有好有壞,一方面是宏觀上的國際環境對國內的高端智能製造業、智能硬件這塊,實際上有一個相當的推動作用。原來我們可能很多的產品得不到一些大的產業應用機會,因為來源於境外的成熟硬件供應商對市場的壟斷,現在國內的創新企業可能會有一個局部的機會,這個機會就是外部環境給我們帶來的,在投資的過程中也感受到了。

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于立峰:我是源星資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我們重點關注三個領域,大健康、智能製造、軍民融合。希望有機會跟大家建立合作關係。

第三,最終還是靠業績說話。再好的關係,如果業績不給力,投了一堆有雷的項目、有毒的資產,我想LP自己也交代不了,最終還得交帳。作為GP,要換位思考,深入了解LP喜歡什麼,核心訴求是什麼。而不是只站在GP的角度想問題。

丁大立:最後一個問題,說到資本嚴冬,在座的很多GP處於募資階段,你們有什麼好的建議?在座的GP都是非常成功的,無論是籌資、募資,對新的GP有沒有經驗或者建議分享?

最後,我們要在企業發展最困難的時候,給被投企業帶來更多的幫助!去年君聯醫療基金有20家企業成功募集50億。今年上半年,11家企業募集超過28億!做到這個數據並不容易。但是對這些被投企業來講,子彈充裕才是對他們最大的支持!

丁岩松:首先非常感謝大會組委會的邀請,我代表的是宜信財富私募股權母基金,我們在過去5年裡,已經成長為人民幣和美元基金全覆蓋的,專業的市場化私募股權母基金管理人。迄今為止整體管理規模超過270億,合作的GP超過110家,投的子基金將近200支,間接覆蓋了超過4000家企業,謝謝!

松禾資本合伙人袁宏偉袁宏偉:我是松禾資本合伙人袁宏偉,松禾資本是深圳本土一家成立時間比較長的機構,可能在座朋友們也有一些了解,雖然每次都參加這個論壇,但每次確實都面臨不同的問題。接下來在丁總的引領下,我們把今年的情況再跟大家做一個彙報,感謝大家!

基協統計的13萬億私募股權資金中,大部分通過配資的方式投到pre-IPO的階段,甚至是以明股實債的方式進入市場。這部分資金如果扣除的話,投入到實體經濟的股權基金,早期投資可能只能是一萬億左右的水平。但是,這個市場上恰恰是早期投資對投資人來說有更好更穩定的回報。

第二,共贏。很多LP選擇投資GP,除了看重GP的管理能力,還要看有沒有聯合投資機會,來提高本身母基金或者LP的收益。我們在共同投資方面一直持非常開放的態度。事實上,儘管君聯管理的基金規模總量不小,但還是主動控制了總量。控制的部分就是給LP預留出聯合投資的機會。

這次科創板的推出,對早期創投機構,確實是一劑強心劑,大家也看到了超過90%的上市科創企業都有早期機構的身影。

主持人-丁大立:謝謝大家!我同意孫總說法,冬天可能是好事。對於LP來說本身就是資產配置,不同周期不同領域變化。在寒冬時希望真正好的LP留下來,優秀的GP無論是成熟的還是一些黑馬,真正優秀還是可以拿到錢,可以得到LP的支持。

第二,現在宏觀的經濟環境下,存在雙向同時下走,這種情況下今年上半年整個行業的融資總量和投資總量都在斷崖式下跌,LP、GP都處在謹慎保守的觀望階段。

在過去四十年的發展當中,更多注重從模式創新轉移到機會創新,投資機會不再顯現,對於投資機構來講更大的考驗是價值發現能力。基金投資策略和機構的發展模式應該更多的朝着精品化和專業化發展,回歸到VC投資的價值發現本質,這是所有的投資機構未來策略上的最大的調整。

主持人-丁大立:我覺得確實寒冬時期,GP的募資不容易,但是我覺得是前面幾年過的太舒服了。尤其對於一些初創的募資太容易,希望有機會多跟本土投資者LP有更深入的溝通,不斷地反思,無論是投資還是投后管理、退出、基金管理本身多思索、多完善。

我認為首先是利益共同體,其次信任是基礎,專業是前提,專業里包括信息的披露,做事態度等等。

第三,科創板的推出帶來一波新的創投個體,從掛牌到現在的市場反應來看,確確實實反應了對科創行業的一種商場期待,對GP和LP來講多了一個退出的通道。可見,科創板的推出有多大的引導作用,也相信對這個行業有比較大的引領作用。

從我們GP的角度來說,我們希望LP母基金能給不同的基金找到合適的投資人,而不是把不同的訴求都打包到一起,最後導致某一支基金做得非常專註,但可能會跟投資人的預期有差異。

創東方投資合伙人謝玉娟謝玉娟:大家好,我是來自創東方投資的謝玉娟,在座的很多位都是我的前輩,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投資家的活動,感謝邀請。創東方投資是成立於2007年的本土創投機構,到現在為止12個年頭,創東方投資在管的基金規模有200億,投的項目有200多家,目前IPO有18家。從2011、2012年起創東方投資開始專註于早期投資,科技類企業是重點投資方向,去年主板上市3家科技類企業都是早期投資的。我本人負責創東方在智能類技術和應用方向的投資,謝謝!

在對投資進行卡位布局時,投資機構要考慮布局產業鏈上能夠成為引擎級的動能公司。產業發展有着自己的節奏,從產業鏈的角度來說,落地到微觀層面需要分解到產業鏈上下游的產品鏈,產品鏈和產品形態決定了公司在產業鏈生態圈當中的地位以及競爭優勢。而一個公司是否能做成平台級的公司,要重點考慮其支持產品鏈創新的技術鏈優勢和價值。這就需要從技術口徑分析上下游的技術脈絡,只有從全業態技術鏈的角度去考慮才可能抓住技術鏈的核心點,布局有可能成長為有全局優勢的引擎級公司。

這是我們在中金資本平台上,從LP和GP兩個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的一些心得。

松禾投資也有四家,在首批25家上市名單中,佔比應該說還是比較高的。我們也希望,而且預期有更多企業在排隊的過程,這都是好的方面,壞的方面就像剛才于總講的上半年的統計私募股權這一塊投資,包括一線機構的募資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下跌達到超過90%的比例,這個比例很驚人。

于立峰:最近都在談策略,現在在這個時點上談策略問題,站在GP的角度首先看到三個基本面:

我們在去年上半年敏銳地看到了整個市場的變化,主動放緩投資節奏,耐心等待合適的買點。去年上半年,整個醫療市場非常瘋狂,很難算出合理回報區間。我們選擇主動放緩投資節奏,今年上半年明顯看到項目價格趨於合理。適當放慢節奏,可以慢慢投、挑着投,優中選優,尋找最好的,而不僅僅是OK deal。我們習慣於做橫向比對,同一時期哪個項目相對最優?與歷史上投資的比較好的項目相比,是不是更有的潛力?把標準定高一點,堅持投資基本面,避免掉到坑裡。

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王俊峰王俊峰: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謝能夠有這樣一個機會和大家交流,我是來自於君聯資本的王俊峰。君聯資本2001年成立,現在管理着24支基金,基金總額超過450億人民幣,歷史上投資了450家以上的企業,到現在為止有66家企業IPO。今天早上剛剛有一家企業在中小板敲鐘成功上市。我本人主要負責君聯的醫療基金,希望跟大家有更多交流學習的機會。

這樣的公司行情好的時候春江水暖鴨先知,業務會更快起量,行情不好的時候基於自己在細分領域落地場景的優勢還是可以有自主的造血能力,同時他們對於整個鏈條上的行業動態更為敏感。創東方基於對他們的投資,更深入地了解和追蹤上下游技術應用的趨勢及節奏,到了合適的時候對賽道做一個布局。去年到今年布局了幾條賽道上的重點項目,一個是三維視覺的產業鏈,一個是自動駕駛產業鏈,另一個是半導體設備產業鏈。

今日关键词:美联储降息25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