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人才深圳市-很多像郑青魁一样来深圳打拼的新深圳人都住过这样的房子-nba花边新闻

  • 时间:

章莹颖遗骸下落

深圳市住房研究會理事長 胡建文鄭青魁是為社會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的公交司機,在住房新政策里,他屬於公租房的保障範圍,這樣的公租房面積,在30-60平方為主,只租不售,租金是同地段市場商品房租金的30%左右。鄭青魁算了一筆賬,在自己公司所在的福田區,未來他只要花一千多元就可以租到一套60平米左右的公租房。

鄭青魁夫婦位於深圳光明新區的一片正在施工的建築工地,是深圳市最新投建的重點保障性住房項目,包括公租房、人才房。到2021年,這裏將有24棟塔樓拔地而起,會為深圳市提供近萬套保障性住房。而且這個項目是目前全國最大的保障性住房在建的社區。

鄭青魁居住的握手樓如今鄭青魁一家六口就擠在一間40多平的房子里,當一家人圍坐在一張50厘米見方的小茶几吃飯時,整個家裡就基本再也沒有可以下腳的空間。

王翠蘭按照深圳市房改新政的規定,這類的安居型商品房,重點面向符合收入財產限額標準等條件的戶籍居民供應,可租可售、以售為主,建築面積以小於70平方米為主,租金、售價分別為屆時同地段市場商品住房價格的50%左右。

楊鵬租住的人才公寓按照深圳二次房改政策,人才住房重點面向符合條件的企事業經營管理、專業技術、高技能、社會工作等各方面人才供應,可租可售,建築面積以小於90平方米為主。租金、售價分別為屆時同地段市場商品住房租金、售價的60%左右,對符合條件的高層次人才實行更加優惠的政策。

八年前,鄭青魁和愛人一起從老家河南來到深圳打拚,成為深圳的公交司機。如今,鄭青魁帶着父母,一家六口住在一個城中村的「握手樓」里。所謂「握手樓」,是對間距特別狹窄樓房的一個稱謂,住戶只要一開窗口就能和對面的住戶握起手來。很多像鄭青魁一樣來深圳打拚的新深圳人都住過這樣的房子。

2019年7月31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發佈了《深圳市住房保障署關於面向公交司機及環衛工人定向配租公共租賃住房的通告》,決定面向全市為社會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的公交司機及環衛工人定向配租1200套公共租賃住房,這讓來深圳開了8年公交車的鄭青魁看到了希望。

「樓市迎來「幸福的改革」!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王翠蘭新家小區深圳此次房改還有一個重頭戲,那就是要落實好佔住房供應總量20%左右的人才住房,這是深圳市能否匯聚人才、留住人才,打造創新引領型全球城市的一道必須跨過的門檻。

千億級別的政府資金對於任何一個城市來說都是一筆不菲的投入。這意味着,曾經率先開啟住房市場化改革的深圳,眼下將要用行政手段,恢復這個城市住房的居住屬性和民生屬性。

楊鵬北大博士畢業后,來到深圳一家研究3D視覺傳感技術的科技公司,負責3D傳感器底層算法的工作,幸運的是,楊鵬剛剛到公司半年,就通過公司申請到了政府提供的人才公寓,價格還不足市場價格的三分之一。

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黨組書記、局長 張學凡

國家在大步向前發展,民眾在這個時代的獲得感、幸福感,是改革者始終放在首位的改革目標。改善每一個家庭的住房條件,這項任務國家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我們期盼着這些幸福的改革,更期盼着由此到來的幸福生活。

但2018年8月3日,深圳市人民政府正式對外宣布的《關於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併舉的住房供應與保障體系的意見》給了他們新的希望。

54歲的王翠蘭在深圳生活了27年,在工廠做過打工妹、經營過桶裝水,還干過乾洗、縫紉的活計。王翠蘭勤快能幹,做工程師的老公收入也不錯。但由於房價越來越高,20年來他們只能租住在華強北一個老舊小區的架空層里,房間牆壁發霉,時常會有牆皮脫落下來。如今他們終於以遠低於市場的價格買下來一套安居型商品房。

王翠蘭過去居住的架空層王翠蘭新家所在的小區,離地鐵站步行不到5分鐘的路程,是一片位於深圳龍崗區的花園小區,一共5棟住宅樓,其中三棟為保障性住房,王翠蘭家這套68平米的住房就是在去年底申請到的。25000元一平米的價格遠低於周邊65000元左右一平米的房價。

保障性住房小區根據新的住房供應體系,深圳市場商品住房,將僅佔住房供應總量的40%左右,而其餘60%將由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賃住房三部分組成,這場被外界稱為第二次房改的新政,最終將深圳有限的土地資源,確定在了發展百姓保障性住房的任務上。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視頻

敢為人先的深圳,這次再次開啟了刀口向內的改革,二十多年全國很多城市形成的「土地財政」的房地產思維,在這裏被徹底逆轉,這場「二次房改」行動讓深圳受益的人群,並不區局限於這個城市的中低收入家庭,城市的「夾心層」和各行各業急需的人才,這次房改政策也有着相應政策支持。

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黨組書記、局長 張學凡:把民生問題放在首位,而不是純粹追求GDP、經濟效益、產值。在未來18年裡,政府要投入千億級的資金。

深圳有近兩千萬人口,7月最新數據顯示,這裏商品房均價已經達到了每平米52895元。而最近十年來,深圳市商品房均價已經上漲了490%。高房價,已經成為了深圳建設創新引領型全球城市的一道尷尬的門檻。當地正在進行的「二次房改」會讓房價發生變化嗎?

深圳市住房研究會理事長 胡建文:有爭議的,我們把住房供應結構做了一個顛覆性調整,過去都是市場商品房佔大頭,政府的保障房是小頭,這一次我們是倒四六(40%商品房,60%保障性住房)。

保障房新項目示意圖同一小區房價相差4萬元 深圳安居房實實在在

半小時觀察:七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強調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同時第一次提出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改革的排頭兵深圳,這次將「商品住房比例僅佔40%,保障性住房佔60%」的房改制度付諸了行動,這也意味着深圳樓市將迎來徹底地逆轉。房價上漲偏快、供需不平衡、保障不充分、土地資源不足等這些現實問題,都將在改革行動中一一化解。其實不僅是深圳的改革,2018年,全國保障性安居工程財政支出7372億元,同比增長46.4%,中央財政一般公共預算安排用於保障性安居工程的補助資金達2442億元。

公交司機告別「握手樓」,只花三分之一的租金住進公租房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視頻

深圳市政府文件這份5700多字的深圳住房改革文件上明確標註:到2035年,深圳將籌集建設各類住房170萬套,其中政策性支持住房總量不少於100萬套,這些數字意味着,進入深圳樓市的新增住房,房屋性質在發生根本性轉變,深圳的樓市,也將開始一次徹底逆轉。

鄭青魁的家和很多打拚在深圳的外來務工人員一樣,鄭青魁夫婦每月有萬把塊的收入,但城市裡的消費高,儘管有所積蓄,但始終無法追趕不斷上升的商品房價格。

今日关键词:付国豪上新闻联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