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员工平安-广发银行召开了2019年上半年工作会议-厦门特区新闻广场

  • 时间:

迪拜出逃王妃现身

7月29日,廣發銀行公告稱,中國人壽集團公司黨委委員、副總裁尹兆君兼任廣發銀行黨委書記、擬任副董事長、行長,負責全面工作;免去劉家德廣發銀行黨委書記、副董事長、行長職務,另有安排。而去年年底,中國人壽集團董事長王濱當選為廣發銀行董事長。

其實廣發銀行與平安銀行有許多相似之處,前者由中國人壽控股,後者由中國平安控股,都是目前國內市場上數一數二的保險集團,而且兩者均在銀保協同和壓降不良、實現對公業務轉型等方面做出嘗試。

時間拉回到2016年9月底,彼時中國人壽入主廣發銀行,劉家德出任行長,雖然此前沒有銀行從業經歷,但在多位內部人士看來,劉家德在近幾年來在推動銀保協同取得了經營業績的增長,大力疏通了總分行雙向流動機制、對員工的提薪上贏得了口碑。

廣發銀行換帥 尹兆君的新命題

例如與同為保險公司控股的平安銀行比較來說,從數據來看,截至2018年底,平安銀行總資產為3.4萬億元,營收1167億,同比增長11%;凈利潤近250億,同比增長7.02%。不難看出廣發銀行和平安銀行還是有一定差距,體量僅為平安銀行的0.7,營收利潤也不及平安銀行的一半。

中國人壽入主廣發行后,劉家德等高層調整了對公企業的定位,成立了戰略客戶部,開始聚焦「三重一核」目標企業,即重點區域(例如一帶一路、自貿區)、重點行業(高端製造、醫療健康等領域)、重點項目(央企和地方政府主導的產業基金項目等)和核心客戶(優質央企國企、行業龍頭企業)。財報披露,2018年,廣發銀行大幅壓降90天以上逾期貸款與不良貸款偏離度近80個百分點,全年新發生對公逾期欠息貸款較上年大幅下降。

不過也有廣發銀行員工向記者反映,員工升遷速度也受限了,以前有過中級直接提升主管的案例,現在必須中級-高級-團隊副主管-團隊主管,以前主管直接升副總,現在是主管-總助-副總,而且在總助以下每個級別一般來說需要任職滿2年才符合資格上升,除非破格提升。

劉家德上任后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推進銀保協同。例如讓廣發銀行開展養老金代發相關業務,提供資金管理、結算等服務;根據客戶現有養老資源開發專屬理財產品「靈活息」等;此外在養老產業投資領域,探索以合適路徑深度參与國壽主推的健康養老品牌「國壽嘉園」養老養生社區,將金融能力嵌入養老產業投資、健康養老服務和綜合金融服務。根據該行2018年年報顯示,新發行聯名信用卡和借記卡超過90萬張,投融資合作規模超千億元,為全集團提供現金管理交易服務總額增長1.83倍。上述廣發銀行內部人士指出有中國人壽大股東對銀行的支持,銀保協同是比較好推進的。

對於劉家德在任期間來說,面臨著更大的壓力是對公業務轉型。上述廣發銀行內部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過去廣發銀行對公產品做的比較激進,多為關聯擔保、公司互保,沒有資產抵押就能向銀行申請貸款,擔保鏈猶如多米諾骨牌,一個公司一旦出問題其它公司也會出問題,適逢當時經濟下行壓力,就容易導致不良高企。

2018年,劉家德還主導了一次員工獎勵和漲薪。多位廣發銀行內部人士表示,去年廣發銀行不少人離職而行內也沒有怎麼招人,所以就給留下來的人發了類似於「減員增效獎」之類的獎勵,例如核定10個人的編製,實際只有7個人,但是工作量還是算10個人的,就把那3個缺編的工資預算給到7個人作為減員增效獎;此外,今年下發的2018年年終獎也比以往多了。「董建岳利明獻時代之前的時候,老員工工資按工齡來算,也不算什麼級別,幹部除外;花旗入駐之後設置了分級,提級了才能漲薪,不提級一般工資不會有很大變化,什麼級別拿什麼樣的工資,也不會根據你的工齡來決定。」上述內部人士反映。

新命題在業內人士看來,廣發銀行近年來的業績和過往相比或許尚可,但與同業相比還是有較大差距。

老盈盈廣發銀行進入「王尹組合」時代。

過去,平安銀行業務較為激進,造成不良高企。平安銀行現任董事長謝永林上任后大力壓降對公發力零售。他曾在多個公開場合表示,兩年之間退出5000多億表內、表外、表表外資產,提前退出1500億元的潛在問題資產;整個對公方面主動做精,堅決調結構,圍繞重點行業、重點客戶、地域和產品做文章。

不過,與股份行同業相比例如同為保險集團控股的平安銀行,廣發銀行還是有較大差距。這次換帥后,對於新任廣發銀行管理團隊而言,他們的新命題將會是如何實現廣發銀行在三五年內實現上市和彎道超車,順利完成「三步走」最後的「兩步走」。

國壽入主這三年對於行長的變更,多位廣發銀行內部人士表示,「還是覺得挺突然的,前不久他還在全行工作會議做了講話,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會發生調動。」

公開資料顯示,劉家德1984年進入財政部工作,歷任財政部商貿金融司副處長,處長;1998年至2003年,先後歷任財政部國債金融司處長、財政部金融司副司長;2003年進入中國人壽系統,曾分別兼任中國人壽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中國人壽養老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和中國人壽富蘭克林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2014年08月至2016年10月任中國人壽保險(集團)公司黨委委員、副總裁;而後出任廣發行副董事長、行長、黨委書記。「劉家德沒有銀行從業經歷,從保險行業跨到銀行做行長,畢竟不是內行人,多少會有些影響。在這麼重要的崗位上做決策,缺乏經驗的話會有時會拿捏不準。」有廣發銀行內部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記者採訪的多位廣發銀行內部人士對劉家德任內的評價相對正面。首先是因為廣發銀行業績得到逐年提升和改善,即便2017年發生了轟動業內的僑興事件被罰7億。根據該行披露的數據顯示,資產規模方面,2017年、2018年資產規模分別達20729億元和23608.5億元,分別較年初增長253.24億元和2879.35億元。此外,該行分別實現凈利潤102.04億元、107億元,同比分別增長7.37%和4.85%;2019年上半年凈利潤更是同比增長38.1%。「2018年利潤有一些隱藏,增速不止那麼小,今年上半年的增速就更快了,廣發銀行規模不大,用力推一把增速還是不錯的。」上述廣發銀行內部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

廣發銀行多年上市夢未了,也極大的限制了其規模的進一步擴張,如今中國人壽集團提出了「重振國壽」的口號,廣發銀行如何在中國人壽創「保險、投資、銀行」的綜合化板塊中實現與國壽的差異化補位、成為集團差異化發展極,成為了他們的新課題。

廣發銀行在與國壽集團的交叉銷售上發力,2018年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比重持續上升,達339.31億元,占營收比重的近六成。而平安集團總體渠道優勢也十分明顯,平安銀行在2018年的綜拓渠道遷徙客戶(不含信用卡)新增295.87萬戶,佔零售整體新增客戶(不含信用卡)的比例為29.8%。信用卡通過交叉銷售渠道在新增發卡量中佔比達39.0%。平安銀行還曾表示,綜拓渠道推薦客戶的資產質量優於其他渠道,例如「新一貸」綜拓渠道不良率0.45%,較整體不良率低0.55個百分點;汽車金融綜拓渠道不良率0.41%,較整體不良率低0.13個百分點;信用卡綜拓渠道不良率1.10%,較整體不良率低0.22個百分點。

這次換帥,對於新任國壽-廣發銀行管理團隊而言,如何在有效風控下實現彎道超車?7月23日,廣發銀行召開了2019年上半年工作會議,國壽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濱表示廣發銀行要主動承接集團戰略部署,明晰優化自身發展定位,圍繞「三至五年內實現公開上市」的目標進一步推進戰略深化。

平安銀行的資產質量也得到了改善,關注貸款佔比和逾期90天以上貸款佔比均大幅下降,不良貸款偏離度下降了46個百分點至97%。這是新管理層上任來,平安銀行的不良貸款偏離度首次下降至100%以下。

在多位內部人士看來,劉家德在任內的重要正面舉措還包括大力疏通了總分支行雙向流動機制,包括總行員工可以到分支行掛職更接地氣,而分支行優秀的員工也可以提拔到總行任職。據記者了解,國壽沒入主前,廣發銀行職員的晉陞路徑為見習期-初級經理-中級經理-高級經理-團隊副主管(非常設)-團隊主管-副總經理-總經理,國壽入駐后把非常設的團隊副主管變成常設,以及在團隊主管和副總之間設一級總助。

今日关键词:印尼发布海啸预警